《如我》在变“柔”,刘惜君在变“强”

《如我》在变“柔”,刘惜君在变“强”

2018-01-04


关于刘惜君全新专辑《如我》首先定结论:这是达到足够高水准并且具备足够辨识度的优质专辑。时限定于2017年全年,《如我》都可算是全年里的顶尖作品。可以说,在这张专辑里刘惜君才真正成为刘惜君。因为在《如我》里,所有事情都是对的,一切都刚刚好。对于歌手而言,这样的完美专辑,可谓“毕生追求”。


所以,刘惜君是幸运的,此番就达成职业生涯终极目标。当然,这并不是终点。依照专辑《如我》里的状况,刘惜君的良好状态才算刚开始,往后,发展态势只会愈发光明。

 


在新专辑里收获如此良好效果,刘惜君倚靠的是“自我革命”,或者简单讲,就是脱离安全区。对标过往,今番专辑《如我》构建出完全新鲜的场景,这其中哦高亮关键词,诸如Ambient musicNeo-psychedeliaMinimal musicIndie-rockDream-pop等等风格标识都是这位歌手此前未曾深度介入过的。对于自我风格已经足够成熟的歌手而言,选择涉足全新领域需要巨大勇气。单凭这点,就可以放心为刘惜君点赞。

 

当然,值得点赞的不只勇气,还有良好的结果,《如我》这张专辑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成果”。


总体感知《如我》,这其实是张趋向于“柔化”的专辑。这说的是:相比于此前作品,歌曲风格偏“柔”。上文已经提及的诸如Ambient musicDream-pop这类风格,直观效果都是柔性质感,即便是含带摇滚元素的作品,也突显出克制。区别于主流流行套路,这种偏另类小众的元素有效清除聒噪感跟工业气息,奉送清新味道。歌曲的内容偏“柔”。专辑同名曲目《如我》里的“佛系”歌词,《嗜睡症》里的醉梦呓语,《浪里游》里飘渺的文字,诸如此类内容都传达出轻型的讯号,如流沙划过,如清风吹过。人声的演唱偏“柔”。在具体演唱选择方面,刘惜君基本都是将声带处于轻机能状态的发声,并且在细节处理上刻意减少修饰音,如此处理最终打造出的效果近乎于现实说话,自然并且真切。

 


经过“柔化”处理的专辑《如我》突显出独立音乐的气质以及文艺范式的调性,这恰好跟刘惜君的个人体质相互配搭。由此,在专辑里,呈现出“人歌相融”的和谐情景,每首歌曲的样子都是刘惜君的形象,优美又讨巧。

 

当然,需要讲明的是,专辑的“柔化”并不是“弱化”。相反,这是刘惜君个人的“强化”。具体解读“强化”的内涵,涉及到三个维度。

 

首先是“风格适配”的强化。专辑《如我》之前,或许刘惜君更多会被认定只能跟主流的流行风格适配,但在新专辑里,刘惜君彻底开挂,对于各种风格都是来者不拒。简单举几例:《浪里游》的风格贴合上世纪90年代的吉他摇滚。在这首歌曲里,尤其能够感受到Post-punk以及Neo-psychedelia的味道。《如我》则是广泛融合Ambient musicChill-outMinimal musicTrip-hop,甚至是Trap等诸多元素。《说完》是乐队编制的Indie-rock范式。《该忘了》,这首专辑里最带电的作品,合成器运用贯穿始终,强烈的Synth-pop复古音色。这几首歌曲呈现出极端式的差异,有噪有静,有起有伏。对于刘惜君而言,这些都不是问题,偏噪(相对噪)的可以“浪”起来;偏静的可以“沉”下去,期间转换丝毫没有顿挫感。

 


良好适配性彰显出刘惜君风格驾驭能力的强大,对于每种风格都能准确认知并且能到位演绎,这种成体系的能力,才是歌手最可贵的财富。这意味着,将来刘惜君还有更多可以探索的未知领域。所以上文提到,专辑《如我》只是全新阶段的开始,往后必定将惊喜不断。当然,此处要格外感谢郭顶以及郑楠两位讲究的制作人,正是他们的巧妙编排协助刘惜君开发出全新可能性。

 

其次是“演唱选择”的强化。就演唱选择而言,独立另类风格完全不同于主流流行风格,所以在专辑《如我》里,刘惜君是在强化此前未曾过多涉足的演唱技法。此处着重谈咬字。专辑里,针对不同风格歌曲,刘惜君的咬字选择存在刻意转变。在比如《如我》以及《嗜睡症》这类偏“氛围”(Ambient)以及“极简”(Minimal)风格取向的歌曲里,咬字的选择基本属于轻字头,轻字腹,轻字尾,也就是模糊化咬字。这种处理能够使得歌词的输出呈现出飘渺幻灭的效果,如此就跟歌曲整体氛围搭配。而在《说完》、《夜行》以及《该忘了》这类具备Pop-rock元素的歌曲里,咬字的处理是重字头轻字尾。相比于模糊化咬字,这种选择能够相对清晰传达歌词,由此配合歌曲明亮清晰的风格,当然,字尾的处理还是保存住独立音乐的风味。

 


咬字方式的灵活转变直观表明刘惜君在演唱方面能够良好处理发声跟咬字的关系。理论上讲,发声跟咬字属于两套运行机制,如果处理不好极其容易出现冲突,最终导致演唱效果的失准。专辑里,刘惜君将发声跟咬字两方面处理得非常和谐,具体表现为能够自如地转换咬字方式并且保证发声的顺畅。所以,歌曲里,她的演唱效果达到上文讲到的“人歌相融”的和谐情景。

 

最后是“音乐品格”的强化。基于以上两方面强化,刘惜君最终达到丰富“音乐品格”的诉求。

 

所谓“音乐品格”就是歌手自身音乐属性的状态,可简单分为强烈或者微弱、饱满或者匮乏。在专辑《如我》里,刘惜君的“音乐品格”明显是强烈并且饱满。强烈体现在,具体歌曲里,刘惜君的存在感相当强烈。即便是在编曲设置非常耀眼抢戏的情况,依然能够倚重演唱主导歌曲走向,诸如歌曲《秘密》以及《该忘了》都属于在刘惜君演唱的主导下完成意境打造。饱满体现在演唱效果突显立体感,再次回到歌曲《如我》,这首歌曲的歌词内容平实朴素并且不存在常规套路里的强烈记忆点。这种扁平内容的歌词,极其容易沦为“流水帐”。所幸的是,刘惜君凭借饱满的演唱处理,将平实唱出汹涌效果,将整首歌曲都唱成记忆点。

 


强烈饱满的“音乐品格”加持下,刘惜君突显出光芒感以及品级感,至少在专辑《如我》的语境里,她施展出DIVA的神采。

 

乐评人/赵南坊